• 通道三天,有她在并不觉着累。

    11:26,她走上火车站扶梯,知道她肯定会回头。只有一秒,赶紧挥手,但她并没有看见。没有过去的情绪介于失望与失落之间。。。我更懂她了。

    每次短暂的相聚后,是长时间的分处。她说并不希望我送她,尤其不欢喜我送她送到进站口,“这样就更不想走了”。我很清楚她所说的“不想”,因此我从不让她送。我们都更希望以一种决绝的态度归于分居状态,无奈,相守。

    又要上路了,这次往“四水”源区。事无巨细,哪一样都需要心思。效率很重要。

  •     今天是湖湘地理200期。静默,应在情理之外。

        其实,静默却在预想之中。在大报,或在晨报周刊,地理早已边缘化了,这是瞎子都看出来的事实。这里面的沟沟坎坎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清?即使是初创人员,要么缄默不语,要么天花乱坠,在我看来,也是默然。只是,内心时而波涛依昔。

        2007年1月28日,这个需要借助百度才能想起来的日子,对我却有着特别的意义。那一期是我跑湖湘地理的第一期。虎形山,花瑶。在那年年终总结版上,我写过一句话:只有我们笑的多一点你才能看到更多的灿烂。笑何易,灿烂多难。即使有些人已经离开,而且不再回来。

        单一个人的问题向来不可怕,可怕的是,在逃生的洪峰小舟上,一些人不仅不向上游划水,还占用渴望逃生人的桨。错失最佳救援时机,我们仅离碎骨悬崖一步之遥。这是让人放弃求救的境地。企盼奇迹等同自我放弃。

        跳船是最好的选择。尽管,曾亲眼见,最早跳船的死得也最早。但实在是懒于考虑明白,跳船就是未来。说什么也是枉然,哪怕表达失望、慨叹、无奈的絮叨,也难有启口的冲动。奇迹难觅。只是,希望这只岌岌可危的扁舟,恰遇洪水中倒塌的大树...

        转身即为挂起,离的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