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成都到松潘 - [影像日志]

    2008-10-20

    从成都蓝鸿酒店出发得挺早。不到6点,绿色江河一干人马就已准备就绪。到达第一站,却很晚。晚8点50分进松潘宾馆时就一个感觉,冷、饿。

    出成都市区,往江油方向,就能看见零星的救灾帐篷孤独地竖立在普通村落间。至林家坝开始有简易板房成片从车窗外闪过。前排与后排板房间收拾得颇为整洁。河谷间滑坡成连续式出现,在交叉河口泥石流痕迹明显。其间坚强矗立的单一房屋,让人轻易想见那一日的地动山摇,还有呼儿唤女。

    南坝,是此行完整穿过的第一个乡镇街道。尽管没有停车,但地震对这里的改变却是显而易见的。街上只有1/5到1/4的房屋还算完整地立着。这些房屋内似乎也很少住人,裂缝远远地就能看见。镇边公路桥已经废弃。现在通行的是临时搭建的钢铁桥。成都理工大学刘( )教授说这里就是呈直线走向的中央断裂带的通过区域。

    南坝之后是黑水、白草乡,然后是古城镇、龙安镇,到平武午餐。这里有更大规模的简易板房。平武中医院,还有两所小学都被安置在这里。标识牌上写的是“接官亭”。越是临近县城,“不忘党恩,不忘河北”的广告牌就愈发常见。不难想见,平武是河北省的对口支援县。湖南省的对口县在理县,我们这次实地考察的重点县。

    午饭有人吃了三碗面条,也有人吃了两碗。大家实在是饿了。回到车上,在平均时速不到50码轻微摇晃中,眼皮越来越重。无意识中已然睡了过去。睡的不知不觉,醒的也毫无征兆。在黄龙景区丹云峡入口“十二拐”,我清晰地醒来,红叶在米亚罗之前到来了。其间数次停车。。直到高原的冷空气把少有准备的众人逼回车里。

    “下雪了”的惊叹声是在过黄龙景区入口,开始翻山后发出的。这个川主寺前的垭口,据说有4200多米。有透心凉从膝盖传遍全身。而且还有更深的饿。。

    写不下去了。总之腿还是冷,肚子却饱了。眼皮很重,睡吧。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