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道县,过双牌岭后是都庞岭 - [影像日志]

    2008-10-14

    昨天,对爸妈来说绝对是个很特别的日子。他们住了半辈子的房子就在昨天开始脱帽,进入翻修期。不知道,那块砸伤我眉骨的瓦片得知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想法。

    以他们的说法,如果他们自己住,他们是断然不会这么大动土木的。早在一个月前,妈为我和她选了据说今年最吉利的日子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将维持近3个月的忙碌。“你们只要回来一下就行了”,妈说一切不用我们操心。

    哪能就那么随便呢,需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。但愿,一切顺利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