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 今天是湖湘地理200期。静默,应在情理之外。

        其实,静默却在预想之中。在大报,或在晨报周刊,地理早已边缘化了,这是瞎子都看出来的事实。这里面的沟沟坎坎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清?即使是初创人员,要么缄默不语,要么天花乱坠,在我看来,也是默然。只是,内心时而波涛依昔。

        2007年1月28日,这个需要借助百度才能想起来的日子,对我却有着特别的意义。那一期是我跑湖湘地理的第一期。虎形山,花瑶。在那年年终总结版上,我写过一句话:只有我们笑的多一点你才能看到更多的灿烂。笑何易,灿烂多难。即使有些人已经离开,而且不再回来。

        单一个人的问题向来不可怕,可怕的是,在逃生的洪峰小舟上,一些人不仅不向上游划水,还占用渴望逃生人的桨。错失最佳救援时机,我们仅离碎骨悬崖一步之遥。这是让人放弃求救的境地。企盼奇迹等同自我放弃。

        跳船是最好的选择。尽管,曾亲眼见,最早跳船的死得也最早。但实在是懒于考虑明白,跳船就是未来。说什么也是枉然,哪怕表达失望、慨叹、无奈的絮叨,也难有启口的冲动。奇迹难觅。只是,希望这只岌岌可危的扁舟,恰遇洪水中倒塌的大树...

        转身即为挂起,离的远了。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 不算自然醒,但也够可以了,13:31。

        几天前,往德夯采访的路上,听到一个说法:人生喜剧,睡觉睡到自然醒;数钱数到手抽筋。人生悲剧,数钱数到自然醒;睡觉睡到手抽筋。不是喜剧,离悲剧不远,在长沙的这几天,我那细腿常有抽筋的冲动。睡觉这玩意实在上瘾。

        点上烟,翻来手机报。1050万,今年参加高考的人数。说是历史上参考人数最多的一次。这“历史第一”来得廉价。记得,我们那会700多万也是历史第一。不过那是在七月。

        有二叔在,盼盼同学应该不会迟到。这是我知道的,今年参加高考唯一一个实名。其他都可以归于不甚真实的“大多数”。就像9年前我所经历过的一样。9年了,记忆还在。让人浑身收紧的,不是被列为“绝密”的试题,而是一块走进考场的滚滚洪流,眼前的还是绝对可靠的想象。最后,除了母校橱窗几张发黄的、不认识的照片,高考向来稠稠的,像空气一样。

        有多少人还会提起,1999年7月7日,那一天的荆州中学高三(11)班。记得,那一天我所在的文科班被分成三拨前往各自的考场,我是在南门中学考的。考场已经忘记了,印象中只剩下南门中学长长的男厕;也说不上那天有没有太阳,好像天是灰蒙蒙的。

        最痛苦的日子,是在通知书还没有来的那些日子来到的。那时节,让人崩溃的事情不是听说房子又降价了,而是听说谁谁已经收到通知书了。白天黑夜的恍惚,一天后半夜竟然把进房间关风扇的妈妈,当成了偷我随身听的同学。奇怪的是,我并不知道高考前是谁偷了我的随身听。

        很难想象,这么嗜睡如命的洒家,竟还有每天5点半起床的历史;同样难于想象的事情,还有跨过高考、高校,9年后我会在长沙这样一个城市过昏昏自然醒的日子。

        端午节还没有给妈打电话。上次在电话中,她说现在田里的事情已经不多了。棉花种完了,西瓜苗也开始抽藤,就剩一块有水的秧田要插秧。。。

        打小,妈就常说,“考上了日子就有盼头了”。

  • 六一节前后,到贵州黔东南侗族苗族自治州。我的第一次。天气不好,心情大好。回来后,才觉出走马观花。去也匆匆,来也匆匆。2007年底,2008年初,又去了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门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占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堂安。第二次去,听说那里在一个月前遭了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堂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占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