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边车友俱乐部车友见面会暨重走四水源区出发准备仪式,冷。那么大的办公室就坐了7个人,其中3个还是湖湘地理的苦力。实在坐不住,晃出来了。。

    镇远。黄金周前的一周。崭新的仿古街头,连当地居民都很少见。只有几个老人貌似跑龙套的在只欠东风的山水实景里游弋。

     

    这人啊也邪行。平时有大把时间的现在没时间了,忙“节进”,忙邀朋唤友,忙一切冠冕堂皇可以忙的事情。平时没时间就更别说了。假期来之不易,一年就一次“黄金金”了,怎么着也得抓紧时间啊,兄弟。要忙更加冠冕堂皇可以忙而平时忙不了的事情。

    想想,车友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暨湖湘地理现役苦力也不只一次地对着山风、对着溪涧、对着漂亮异乡,漂亮而陌生女人的背影,标榜自己的不同凡响,“我们服务的人群,不是什么成功人士随便能混进来的人群。一定得是有钱、有车、有时间的三有人士。”现在三有人士也歇了。

    “好想崩溃”。

    痛定思痛。觉着吧这个事情也好分析。一、黄金周是傻逼才会出来贡献黄金的周,中国人基本傻逼。傻逼到宁愿把白花花的银子交给明摆着挣钱的旅行社和景点。总结:一个人傻逼不可怕,大家一起傻逼很可怕;二、三有人群不能简单的等同于高品质人群。这帮鸟依借自己的毛长毛多毛漂亮,哪儿鸟多往哪儿扎堆。总结:鸟是好鸟,就是钱多。

    老X荡动着肚皮过来了,言语低沉,“一个都没交钱,本来说好开会交钱的,不知道饭香屁臭”。“亲近山水,自主出行”看来有点文人本位了。大家,哪怕是“三有”,也只会在条件适宜的时候出来消遣消遣。言而总之,一句话:黄金周天天忌出行。

    神经错乱。活动还得如期进行,必须地。

  • 通道三天,有她在并不觉着累。

    11:26,她走上火车站扶梯,知道她肯定会回头。只有一秒,赶紧挥手,但她并没有看见。没有过去的情绪介于失望与失落之间。。。我更懂她了。

    每次短暂的相聚后,是长时间的分处。她说并不希望我送她,尤其不欢喜我送她送到进站口,“这样就更不想走了”。我很清楚她所说的“不想”,因此我从不让她送。我们都更希望以一种决绝的态度归于分居状态,无奈,相守。

    又要上路了,这次往“四水”源区。事无巨细,哪一样都需要心思。效率很重要。

  • 从缅甸回国后,开始一路向北,顺着云岭山脉延伸的方向。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飞来寺,一天天在车上过,腿部极度缺乏活动。那感觉真是飘。。。而在此之前,从长沙到贵州,到昆明,再到保山、腾冲,其实也是飘过来的。

    丽江。地方不错,就是人多。无奈,专挑人少的僻巷活动。

    松山对面的山间,看到著名的“景点”,怒江大峡谷。

    高黎贡山俯瞰。

    保山往腾冲。

    远征军老兵,郭自益。腾冲腾越镇。

    在寻访的最后一天,终于找到一位依然健在的湖南籍远征军老兵,黄有强。有专家说,抗战后在滇西落户的湖南籍远征军老兵850余人。而今基本都已过世。

    松赞林寺。碰上泰国信徒。

    高原的天,娃娃的脸。说变就变,松赞林寺的天空。

    丽江往中甸。

    这算是比较早的画面,贵州晴隆,24拐。

    昆明陆军讲武堂的立正。

    飞来寺远眺,梅里雪山主峰,卡瓦格博。

    原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初技班训练基地,云南驿机场上的合影。完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