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成都蓝鸿酒店出发得挺早。不到6点,绿色江河一干人马就已准备就绪。到达第一站,却很晚。晚8点50分进松潘宾馆时就一个感觉,冷、饿。

    出成都市区,往江油方向,就能看见零星的救灾帐篷孤独地竖立在普通村落间。至林家坝开始有简易板房成片从车窗外闪过。前排与后排板房间收拾得颇为整洁。河谷间滑坡成连续式出现,在交叉河口泥石流痕迹明显。其间坚强矗立的单一房屋,让人轻易想见那一日的地动山摇,还有呼儿唤女。

    南坝,是此行完整穿过的第一个乡镇街道。尽管没有停车,但地震对这里的...
  • 昨天,对爸妈来说绝对是个很特别的日子。他们住了半辈子的房子就在昨天开始脱帽,进入翻修期。不知道,那块砸伤我眉骨的瓦片得知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想法。

    以他们的说法,如果他们自己住,他们是断然不会这么大动土木的。早在一个月前,妈为我和她选了据说今年最吉利的日子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将维持近3个月的忙碌。“你们只要回来一下就行了”,妈说一切不用我们操心。

    哪能就那么随便呢,需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。但愿,一切顺利。

  • 通道三天,有她在并不觉着累。

    11:26,她走上火车站扶梯,知道她肯定会回头。只有一秒,赶紧挥手,但她并没有看见。没有过去的情绪介于失望与失落之间。。。我更懂她了。

    每次短暂的相聚后,是长时间的分处。她说并不希望我送她,尤其不欢喜我送她送到进站口,“这样就更不想走了”。我很清楚她所说的“不想”,因此我从不让她送。我们都更希望以一种决绝的态度归于分居状态,无奈,相守。

    又要上路了,这次往“四水”源区。事无巨细,哪一样都需要心思。效率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