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如果不是赶上动物园搬家,估计我是不会想起来跑去转一圈的。小小的园子里,生锈的笼子一个挨一个,猫猫狗狗们多是无精打采,神气乖戾。

    不想去看,机缘巧合地也看过三两回了。总之,我就觉得这动物吧,和人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。反正这人身上,你能想到的品性,你在这里都能看到。长沙城不大,也活该这些动物居处逼仄。换句话说,真要看被囚制,被逼视,看憋愤乖张,还用到并不好找的德雅路吗?大街上,窗口里,到处不是?

    人们时常感叹新时代好。我想,要是这园里的动物们能说人话,估计也会这么说。报纸上讲了,新的长沙动物园占地5000亩,是老园区的70倍还多。目前还在苏州忙于造小斑鳖的80岁老斑鳖,回来就能住上100多平的宽敞房子,据说还很凉快。零首付还没月供,多松快呀。可惜我不是那只老鳖,要不然,早带着小媳妇越狱,没人管飞机,就是爬也爬回来了。

    不过,人心隔肚皮。很难讲,老斑鳖就和人想的一样。更何况,人类对待动物们的事,早已习惯了自说自话。

    进门左手,被关在这里的是澳洲鸵鸟,学名叫鸸鹋。进进出出老动物园,都会经过那里。出门的时候,看见两位老太太边走边交流着观感。一位老太太手指脖子上没毛的鸵鸟,扁着嘴对同伴说道,“孔雀还是开屏的好看,这个不好看”。

    哈哈。。谢天谢地,因为这句话我会记着老动物园的好。

    这神情是让人有点无所适从的神情,你读不懂有这神情的人,也未必能读懂有这神情的金钱豹

    总感觉这白鹳,有点心理问题

    看得人心里软软的,尤其是猕猴妈妈那躬身那屈膝,还有那关切。。有点想妈了

    稳重深邃的成熟者,金丝猴

    不是孔雀的鸸鹋。只要是鸵鸟,就能让我想起北漂时的舍友和他唱的“为什么孤独的鸵鸟,总是一个人奔跑”

    一直被误会。人类自说自话的另一个例子。在我看来,它们这行为等同于猴群里的互相抓虱子

    有点投机倒把的活跃分子,长臂猿。转身前的一个动作是把手伸到笼外,要东西吃。。

    对面的孔雀还在午休,踱方步臭美的戴冕鹳

    不知道它知不知道近处的石牛寨,还有远处的陕西镇坪

    有点侨情的喜鹊。在我老家,它可是寻常物类

  • 从缅甸回国后,开始一路向北,顺着云岭山脉延伸的方向。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飞来寺,一天天在车上过,腿部极度缺乏活动。那感觉真是飘。。。而在此之前,从长沙到贵州,到昆明,再到保山、腾冲,其实也是飘过来的。

    丽江。地方不错,就是人多。无奈,专挑人少的僻巷活动。

    松山对面的山间,看到著名的“景点”,怒江大峡谷。

    高黎贡山俯瞰。

    保山往腾冲。

    远征军老兵,郭自益。腾冲腾越镇。

    在寻访的最后一天,终于找到一位依然健在的湖南籍远征军老兵,黄有强。有专家说,抗战后在滇西落户的湖南籍远征军老兵850余人。而今基本都已过世。

    松赞林寺。碰上泰国信徒。

    高原的天,娃娃的脸。说变就变,松赞林寺的天空。

    丽江往中甸。

    这算是比较早的画面,贵州晴隆,24拐。

    昆明陆军讲武堂的立正。

    飞来寺远眺,梅里雪山主峰,卡瓦格博。

    原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初技班训练基地,云南驿机场上的合影。完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