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回到拉萨 - [不能不说]

    2009-09-24

        因为更新的缘故,每次回到这里,心情都有些沉重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为何停顿,就像今天不知道如何又想到开始。

        或许,只是心情而已。

    格尔木南郊,三江源生态移民村,让南夏引以为傲的经幡田 

     

    卓克基土司官寨,三楼回廊,看到庄学本所言“漂亮的土司索观瀛” 

    甘孜寺,胡乱敲锣的小喇嘛岗宗 

    泽当镇附近,母鹿大腿上的宫殿,雍布拉康 

    318线林芝段,鲁朗湿地 

    山南,青朴苦修地,“喳喳” 

    苦修地,来自日喀则最西边县城的喇嘛 

   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,突然羡慕。 

    纳木错扎西岛,作急跑急停运动的兔鼠 

    逐日后退的冰舌,卡若拉

    转山,一路林卡

    萨迦寺所在的萨迦县,燃料 

    在拉萨最想感谢的就是这栋不变的红白建筑。

  • 天边车友俱乐部车友见面会暨重走四水源区出发准备仪式,冷。那么大的办公室就坐了7个人,其中3个还是湖湘地理的苦力。实在坐不住,晃出来了。。

    镇远。黄金周前的一周。崭新的仿古街头,连当地居民都很少见。只有几个老人貌似跑龙套的在只欠东风的山水实景里游弋。

     

    这人啊也邪行。平时有大把时间的现在没时间了,忙“节进”,忙邀朋唤友,忙一切冠冕堂皇可以忙的事情。平时没时间就更别说了。假期来之不易,一年就一次“黄金金”了,怎么着也得抓紧时间啊,兄弟。要忙更加冠冕堂皇可以忙而平时忙不了的事情。

    想想,车友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暨湖湘地理现役苦力也不只一次地对着山风、对着溪涧、对着漂亮异乡,漂亮而陌生女人的背影,标榜自己的不同凡响,“我们服务的人群,不是什么成功人士随便能混进来的人群。一定得是有钱、有车、有时间的三有人士。”现在三有人士也歇了。

    “好想崩溃”。

    痛定思痛。觉着吧这个事情也好分析。一、黄金周是傻逼才会出来贡献黄金的周,中国人基本傻逼。傻逼到宁愿把白花花的银子交给明摆着挣钱的旅行社和景点。总结:一个人傻逼不可怕,大家一起傻逼很可怕;二、三有人群不能简单的等同于高品质人群。这帮鸟依借自己的毛长毛多毛漂亮,哪儿鸟多往哪儿扎堆。总结:鸟是好鸟,就是钱多。

    老X荡动着肚皮过来了,言语低沉,“一个都没交钱,本来说好开会交钱的,不知道饭香屁臭”。“亲近山水,自主出行”看来有点文人本位了。大家,哪怕是“三有”,也只会在条件适宜的时候出来消遣消遣。言而总之,一句话:黄金周天天忌出行。

    神经错乱。活动还得如期进行,必须地。

  •     今天是湖湘地理200期。静默,应在情理之外。

        其实,静默却在预想之中。在大报,或在晨报周刊,地理早已边缘化了,这是瞎子都看出来的事实。这里面的沟沟坎坎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清?即使是初创人员,要么缄默不语,要么天花乱坠,在我看来,也是默然。只是,内心时而波涛依昔。

        2007年1月28日,这个需要借助百度才能想起来的日子,对我却有着特别的意义。那一期是我跑湖湘地理的第一期。虎形山,花瑶。在那年年终总结版上,我写过一句话:只有我们笑的多一点你才能看到更多的灿烂。笑何易,灿烂多难。即使有些人已经离开,而且不再回来。

        单一个人的问题向来不可怕,可怕的是,在逃生的洪峰小舟上,一些人不仅不向上游划水,还占用渴望逃生人的桨。错失最佳救援时机,我们仅离碎骨悬崖一步之遥。这是让人放弃求救的境地。企盼奇迹等同自我放弃。

        跳船是最好的选择。尽管,曾亲眼见,最早跳船的死得也最早。但实在是懒于考虑明白,跳船就是未来。说什么也是枉然,哪怕表达失望、慨叹、无奈的絮叨,也难有启口的冲动。奇迹难觅。只是,希望这只岌岌可危的扁舟,恰遇洪水中倒塌的大树...

        转身即为挂起,离的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