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如果不是赶上动物园搬家,估计我是不会想起来跑去转一圈的。小小的园子里,生锈的笼子一个挨一个,猫猫狗狗们多是无精打采,神气乖戾。

    不想去看,机缘巧合地也看过三两回了。总之,我就觉得这动物吧,和人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。反正这人身上,你能想到的品性,你在这里都能看到。长沙城不大,也活该这些动物居处逼仄。换句话说,真要看被囚制,被逼视,看憋愤乖张,还用到并不好找的德雅路吗?大街上,窗口里,到处不是?

    人们时常感叹新时代好。我想,要是这园里的动物们能说人话,估计也会这么说。报纸上讲了,新的长沙动物园占地5000亩,是老园区的70倍还多。目前还在苏州忙于造小斑鳖的80岁老斑鳖,回来就能住上100多平的宽敞房子,据说还很凉快。零首付还没月供,多松快呀。可惜我不是那只老鳖,要不然,早带着小媳妇越狱,没人管飞机,就是爬也爬回来了。

    不过,人心隔肚皮。很难讲,老斑鳖就和人想的一样。更何况,人类对待动物们的事,早已习惯了自说自话。

    进门左手,被关在这里的是澳洲鸵鸟,学名叫鸸鹋。进进出出老动物园,都会经过那里。出门的时候,看见两位老太太边走边交流着观感。一位老太太手指脖子上没毛的鸵鸟,扁着嘴对同伴说道,“孔雀还是开屏的好看,这个不好看”。

    哈哈。。谢天谢地,因为这句话我会记着老动物园的好。

    这神情是让人有点无所适从的神情,你读不懂有这神情的人,也未必能读懂有这神情的金钱豹

    总感觉这白鹳,有点心理问题

    看得人心里软软的,尤其是猕猴妈妈那躬身那屈膝,还有那关切。。有点想妈了

    稳重深邃的成熟者,金丝猴

    不是孔雀的鸸鹋。只要是鸵鸟,就能让我想起北漂时的舍友和他唱的“为什么孤独的鸵鸟,总是一个人奔跑”

    一直被误会。人类自说自话的另一个例子。在我看来,它们这行为等同于猴群里的互相抓虱子

    有点投机倒把的活跃分子,长臂猿。转身前的一个动作是把手伸到笼外,要东西吃。。

    对面的孔雀还在午休,踱方步臭美的戴冕鹳

    不知道它知不知道近处的石牛寨,还有远处的陕西镇坪

    有点侨情的喜鹊。在我老家,它可是寻常物类

  • 回到拉萨 - [不能不说]

    2009-09-24

        因为更新的缘故,每次回到这里,心情都有些沉重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为何停顿,就像今天不知道如何又想到开始。

        或许,只是心情而已。

    格尔木南郊,三江源生态移民村,让南夏引以为傲的经幡田 

     

    卓克基土司官寨,三楼回廊,看到庄学本所言“漂亮的土司索观瀛” 

    甘孜寺,胡乱敲锣的小喇嘛岗宗 

    泽当镇附近,母鹿大腿上的宫殿,雍布拉康 

    318线林芝段,鲁朗湿地 

    山南,青朴苦修地,“喳喳” 

    苦修地,来自日喀则最西边县城的喇嘛 

   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,突然羡慕。 

    纳木错扎西岛,作急跑急停运动的兔鼠 

    逐日后退的冰舌,卡若拉

    转山,一路林卡

    萨迦寺所在的萨迦县,燃料 

    在拉萨最想感谢的就是这栋不变的红白建筑。

  • 从成都蓝鸿酒店出发得挺早。不到6点,绿色江河一干人马就已准备就绪。到达第一站,却很晚。晚8点50分进松潘宾馆时就一个感觉,冷、饿。

    出成都市区,往江油方向,就能看见零星的救灾帐篷孤独地竖立在普通村落间。至林家坝开始有简易板房成片从车窗外闪过。前排与后排板房间收拾得颇为整洁。河谷间滑坡成连续式出现,在交叉河口泥石流痕迹明显。其间坚强矗立的单一房屋,让人轻易想见那一日的地动山摇,还有呼儿唤女。

    南坝,是此行完整穿过的第一个乡镇街道。尽管没有停车,但地震对这里的...
  • 昨天,对爸妈来说绝对是个很特别的日子。他们住了半辈子的房子就在昨天开始脱帽,进入翻修期。不知道,那块砸伤我眉骨的瓦片得知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想法。

    以他们的说法,如果他们自己住,他们是断然不会这么大动土木的。早在一个月前,妈为我和她选了据说今年最吉利的日子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将维持近3个月的忙碌。“你们只要回来一下就行了”,妈说一切不用我们操心。

    哪能就那么随便呢,需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。但愿,一切顺利。